打架吧鬼神,田震,快播看片

admin 4个月前 ( 03-12 18:47 ) 0条评论
摘要: 雍正王朝电视剧,被称之为神剧,历经市场二十年的考验,可谓是好评如潮,经久不衰。今天宋安之就来给大家说说,关于年羹尧被雍正惩罚以后,主动为其洗脚,却在倒洗脚水时犹豫了,最后还没有倒的...

雍正王朝电视剧,被称之为神剧,历经市场二十年的考验,可谓是好评如潮,经久不衰。虽异火丹王然电视剧的演绎成分大于真实历史,但大体的走向并没有变。

其安乃安官方旗舰店中刻画的历史人物也是惟妙惟肖,细节之处也是展现的淋漓尽致。像年羹尧与雍正的君臣几十年的恩怨,也是演绎的让人拍案叫绝,虽然大多并非是真实历史事件,但也在某种程度上给了观众一种不同的视角。

今天宋安之就来给大家说说,关于年羹尧被雍正惩罚以后,主动为其洗脚,却在倒洗脚水时犹豫了,最后还没有倒的细节。

雍正王朝中,主题虽然是围绕着“改革”而来,但古代帝王家的宫廷政治斗争也是一大特色。在九子夺嫡的博弈中,几位皇子是各显神通,以天下苍生为棋子,以期成为父亲康熙那般决定天下苍生,言出法随生杀予夺的九五之尊。

在这个过程中,年羹尧一夜之间屠灭江夏镇,七百多人口,也不过是几位夺嫡皇子口中的数字罢了。老八和老十四等人为了夺取兵权,更是一力促成了西北传尔丹的六万大军全军覆没,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而一帝上位的背后,争权夺利造成的尸山血海也是不遑多让啊!

几位皇子以天下为棋局,以各方势力为棋子,都想成为下一个操纵全局的棋手。但天下之大,终究是有异数存在的,比如说年羹尧就是一个异数。

年羹尧这位主儿,神人邬先生评价他“杀伐果断”。其实年羹尧更厉害的是,几位皇子以各方势力为棋子,而年羹尧也妄想以雍正、老八、老十四等皇子为棋子,以左右逢源来达到自己更进一步,身为雍正的包衣奴才,可是毫无忠诚可言。

众所驴交周知不论是真实历史上,还是电视剧演绎中,雍正在九子夺嫡时是不显山不露水的,走的就是那种孤臣路线,孤臣是雍正逆袭的原因之一,但也是他最大的短板之一。因为孤臣原因,所以可用之人,并不是很多,虽然兵不再于多,而在于精,但雍正可用之人的确是太少了。

尤其是遇上年羹尧这个不听话的奴才,主要能力太强,舍不得放弃,只能一路敲敲打打,到了最后干脆赐死了事。

那么年羹尧到底有多不听话呢,多皮呢?

可以说很是不听话,很皮很皮的。

以最早追缴国库欠款之时,雍正追缴失败以后,贤王老八为了分化雍正的势力,竟然一反常态的举荐年羹尧为四川提督时,在这个主子雍正处于追缴失败的低谷时期,势力庞大的贤王老八抛来橄榄枝时,年羹尧马上就想改换门庭了,抱米哚钱包老八的大腿了。

老八当时出于时机并未成熟的想法,并没有接受年羹尧的投怀送抱,而是以为国为民的大义凛然理由拒绝了。

可见年羹尧这个人还真是自视甚高,并没有以雍正府里的包衣奴才自居,也没有忠诚可言。不论是雍正亦或老八都不过是年羹尧向上的踏板罢了,看雍青占鱼为什么便宜正势单力薄,就想抱老八的大腿,看老八不要,就又马上回去当老四的奴才。

到了竞选大将军王之时,老四与邬先生密谋以后,干脆顺水推舟举荐老八一党的老十四为大将军王,借此换取年羹尧为陕甘总督,控制着大军的命脉后勤,等于是实际控制了兵权。

雍正知道年羹尧这个奴才桀骜不驯,甚至可能知道年羹尧前去老八府邸的事情,但还是猜错了这个奴才的心思,没想到这个奴才的心这么野。

依剧情来说,年羹尧刚开始并不知道雍正是以举荐老十四的条件,换来年羹尧成为陕甘总督的。或者说年羹尧就是知道了,但当时朝野议论纷纷,都认为谁成为大将军王,谁就是下一任皇帝,因此年羹尧再次急迫的想改换门庭,进京以后,直接见了老十四。

雍正能成为最后的夺嫡者,自然不是简单人,早已通过李卫的信,知道了年羹尧来到了北京,但还没有过来。又通过府上总管太监高勿庸得来的情报,知道了年羹尧到了老八府上,自然是暴跳如雷。

雍正既然会用年羹尧,自然有收拾他的方法。身为王爷兼领侍卫内大臣,还是掌管户部的皇子,当下直接去了吏部扣下了年羹尧陕甘总督的任命文书,说还要与上书房再议。

此时老十四也没有闲着,这位早有夺嫡之心的皇子,这时候表现出来高超的手段。一方面他虽然在竞选大将军王事件上与老四大臣一致,但他不可能真的将自己的命脉交给雍正,因此开始策反年羹尧,年羹尧正想抱大腿呢,自然是求之不得。一方面老十四一直以来身为老八的马仔,此时颇有反客为主的趋势,自己还想新新素材着靠老八乡村迷情的支持呢,因此并没有想着撕皮德尔破脸皮,而是直接带着年羹尧前往老八府上,表示虽然我现在是大将军王了,但我还是听八哥你的。

老八也是不放心老十四,派手下鄂伦岱密切监视着老十四。

由此可见九子夺嫡背后的残酷,充满着背叛、欺瞒、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而这恰恰符合真实的历史。

老八、老十四、年羹尧三人和气融融得相谈下,年羹尧再表忠心之际,吏部大臣带来年羹尧的任命文书被扣下的消息时。这三个人都是始料不及,老八看看老十四,老十四又看看年羹尧,年羹尧不由得心中紧张。因此并没有说话,而是借着喝茶来掩饰自己的心虚,并且看看老八和老十四他们什么反应。

此时雍正如此反击,老八的反应是问年羹尧进京以后还没有去见雍正吧,年羹尧哎了一声。老八让他快去吧,想必老八的意思是,现在我们都是自己人了,你先回去稳住了雍正再说。

年羹尧此时却才发现,原来真正决定自己命运的还是雍正。因此年羹尧乖乖认命,直接跑到雍正府里,跪求原谅。

雍正为了敲打年羹尧,自然是视而不见。在哪里与邬先生下棋,年秋月想过来求情,还没有开口,直接被轰到一边去。福晋也过来劝说,说虽是府上出去的包衣奴才,好歹也是朝廷大员,有什么小水的除夕错误不能当面教训吗。雍正就开始爆发起来,说道自己没有这样的奴才,年羹尧现在位高权重了,有忙不完的事情,昨天就进了京为何今天下午才到,心里压根没我这个主子,我那敢认这个奴才,我又没叫他跪那,叫他走!

雍正当时对着福晋说,年秋月也在一旁,自然知道自己哥哥年羹尧做错了。

当然雍正实在没多少人可用,总不能真的放弃年羹尧。像他对福晋说的那些蒙蒙奇话,也不过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罢了,到了晚上,又开始不着痕迹的给年羹尧台阶曾雪明下,当时一个下人给雍正端洗脚水,年羹尧马上端过来拿着进屋,而那个下人也并没有反对,可见肯定是福晋提前交代好了。

年羹尧进来以后,自顾自的开始为雍正脱袜子洗脚,而雍正假装在看书,其实已经看到年羹尧在为他洗脚,但并没有反对。

等到年羹尧为雍正脱完袜子洗起脚,叫起主子来,雍正假装惊讶的说怎么是你呢。然后说道不行不行,意思是自己受不起。

端洗脚水的仆人到了以后,雍正又踢了他一脚,说道没规矩。意思是不应该让“年大人”干这种事情,然后又要责罚他,年羹尧求情了,雍正才说道看在年大人的面子上,记下这顿打,话里话外不无讽刺之意。

雍正接下来又开始了真正的敲打,直接问年羹尧“见过八爷了?”意思是别以为你现在官做大了,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你做什么了我都清楚。

年羹尧见隐瞒不过,索性承认道“是”。

雍正继续问道“大约还有九爷、十爷想必都拜望过了吧。”意思是你去老八哪里,投诚八爷党了吧?同时没有说老十四,是想看看年羹尧什么反应。

年羹尧赶紧说道“回主子,奴才敢对天发誓,绝没有自外于主子的心思,因为奴才接到的是兵部的文书,一进京就去了兵部,没想到十四爷把奴才带到了八爷哪里。”年羹尧一直叫着主子,是想强调自己是雍正的奴才,没有忘记。又发誓表忠闺门心计心,再以公事为理由,说道自己不去雍正府上的原因,又全盘托出了老十四带他去八爷府上,说自己像是被逼无奈一般,这样一来,最大程度将自己背叛主子的嫌疑推的一干二净,看来年羹尧是真的害怕了。

雍正哼了一声说道“我几曾说过你不该到八爷那儿去的?”这就体现出雍正的御下之术,明明是不得不用年羹尧,却还要对于年羹尧的小动作表现的云淡风轻,以示一切尽在自己掌控之中。

雍正一放下书,年羹尧低头马上递上擦脚布,雍正继续说道“天理良心,八爷、九爷、十爷还有三爷,我们都是骨肉兄弟啊。十四弟就更不甭说了,我们还是一个娘肚子出来的呐。你若是替主子去拜望他们,我巴还巴不得呢,我还会怪你?”雍正的话还真是越来越高明了,意思先是说了他们兄弟之间都是一家人,不管怎么说,也轮不到你一个奴才在哪里左右逢源。还有特意突出他与老十四一奶同胞的关系,意思是你别把责任推老十四身上去,我们的关系铁着呢,这样一来还使年羹尧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老十四当猴耍了呢。接着雍正以替主子拜访他们,来给年羹尧找了个台阶下。

给年羹尧台阶下了以后,雍正继续说道“我指的是你的心,不要盘算着天上这块云那块云,你头上只有一块云,那就是我!”意彪言彪语思是你那点小心思,我清楚的很,我懒得说破你,别一天天的想抱这个大腿想抱那个大腿的,你只有一个主子一个选择。

年羹尧听到以后,抬头看了看雍正,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雍正继续敲打起来“你知道不知道,这次为什么升你做陕甘总督,哼,你还不知道吧,今天呐我要是晚去一步上书房,这个陕甘总督就换了别人!不要以为你现在是一方封疆大吏,起居八坐,建牙开府,只要朝廷里有人一句话,就可以把你剥的干干净净。”这番话意思再明显不过,别以为你现在官越来越高,就飘起来了,记住你的权力来源于你主子我,而不是你想投靠的老十四老八他们,他们可给不了你什么,你现在就是站的再高,也不过是皇子眼中的棋子罢了,主子看好你了,你可以平步青云可以保护你,不看好你了,要放弃了,不论是主子亦或其他皇子,想要收拾你,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年羹尧再次抬了抬头,赶紧表忠心,说道“奴才再糊涂这一点也不会忘记,奴才这颗树枝叶无论长到哪里,根总是在主子这里。千错万错总是奴才做事不当,才惹得主子生气。这一回奴才能接任陕甘总督,就一定替主子争气,如不能接任陕甘总督,奴才也一定在破译宋美龄长寿密码四川好好干,决不辜负主子的深恩厚意!”意思是我明白我的一切都是因为主子而来的,没有主子我什么都不是!都是奴才的不对,同时适当为自己辩解了一下,自己不是想去改换门庭,而只是办事不当!又主动说出来不管能不能接任这个要职,都会好好干的,以示对主子的忠心,还有想假装显示自己的权力欲望没有这么大,真的不会因为这个去背叛主子的。

雍正一看敲打还可以,这小子也知道轻重了,打了一巴掌,该给甜枣了!

因此雍正长叹一口气,说道“我教训你为的是你好,你要知道,你是我奴才中出去最大的官,我对你期望越深,责你越严。北京这么乱,你一个人出去胡走乱闯,惹出事来谁来保你,你当你委屈啊,就连我也是不敢多说一句,乱走一步路啊。”言下之意是我是为了你好啊,对你希望越大所以失望越大,才对你这般苛刻的。北京是藏龙卧虎之地,你还是老老实实待着吧,不要妄想左右逢源,我收拾你易如反掌,在北京都是小心翼翼的,你竟然还想投机取巧,小心机投不了,就把自己搭进去了!

雍正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还没吃饭吧,正好我也没吃,我这就吩咐厨房把饭菜端上来,咱们一块吃吧。”主子叫奴才一起吃饭,在平常都是好事,更何况此时,说明雍正的意思是我原谅你了!

年羹尧马上说道“谢主子”。

雍正转身想走,又回过身来,以示亲近的弯腰拍了拍年羹尧肩膀,用这种亲热的动作对他说道“起来吧”。说明他想通过这种亲热的肢体语言,来表达自己对于这个奴才的亲近,意思是虽然我责罚你,但是事情说完了,我原谅你了,我们还是亲密无间的主仆。

年羹尧默然起身,转身下意识的弯腰想端走洗脚盆,迟疑了一下,停住动作,就没有再管了,直接跟着雍强制绝顶正去吃饭去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年羹尧自始至终就没有把自己当奴才来看,所谓主子雍正、大将军王老十四、贤王老八都不过是自己向上的基石罢了,自己现在只不过是大丈夫能屈能伸的隐忍罢了,可不是真的心甘情愿的当奴才,真的心甘情愿的供雍正驱使!

雍正有着识人之明,自然看的出来年羹尧这小子不老实,并没有真正的心服口服,可现阶段又不得不我的逼用他。所以这番敲打过后,为了保险起见,又纳了年羹尧的妹妹年秋月为侧福晋,这样一来,有了亲亲之谊,年家是彻底绑在他夺嫡的战车之上了,年羹尧又多了一重顾虑,只能不再起小心思。

不过君打架吧鬼神,田震,快播看片臣二人的裂缝由此而生,雍正登基后,年羹尧平了西北之乱,立下大功,像是为了证明自己,又像是为了寻找安全感,开始飞扬跋扈,很多规格向皇帝看齐,多有僭越之处。还通过年选想操纵百官,妄图成为西北王,与主子雍正平起平坐分庭抗礼。

而猜忌的种子一旦在帝王心中落下以后,自然是疯狂生长,年羹尧有了之前投靠老十四和老八的不忠前科,雍正自然是不放心他,到了最后,索性赐死这个不听话的奴才。

在这里说个话外题,其实历史比小说精彩多了。真实历史上,雍正对于年羹尧的妹妹年妃可谓是情深义重,年羹尧虽然罪大恶极,但雍正并没有处置他,害怕刺激年妃的病情,直到年妃死后,雍正才赐死了年羹尧,这在薄情的帝王家可不是常见的。

雍正王朝关于雍正敲打年羹尧这一幕,虽然不是真实历史,但它的精彩之处,宋安之不认为是剧情演绎的出彩,而是在于它深刻反映出清朝那个时代的奴性特色,奴才文化在这个最后一个大一统王朝中是登峰造极,成为这个时代的标志之一。

再以年羹尧对比李卫,年羹尧是被动才说出来,自己是树枝叶,主子雍正是根。而李卫是主动对邬先生说道,自己是树枝叶,主子雍正是根,不能忘本。年羹尧是妄想左右逢源,在主子眼皮子底下就想改换门庭。而李卫这个奴才看的很明白,知道自己是奴才,所以一直小心翼翼的,外地回京以后,到了街道口,就自觉的下轿步行到王府,以示尊敬主子雍正,也难怪年羹尧最后被赐死凄凉落幕,而李卫区区一个小乞丐,最后竟官至两江洪慧真总督,还得以善终。

当然现实历史上,李卫并非是乞丐出身,而是富裕家庭出身,电视剧出于艺术加工,才进行了这样的身份调整,大家姑且一看哈,切勿当真实历史哈,还有宋安之的分析也就是雍正王朝电视剧而言,切勿当真哈。

最后不得不说年羹尧这个反面教材,还有李卫这个正面教材,对于清朝那个时代的奴性特色刻画的是淋漓尽致,大家现在看明白了吧?

我是宋安之,主红眼航班是什么意思打历史文章和分析经典电视剧中隐藏的人生道理。故事在笔下,我们都在路上,茫茫人海中你我这么有缘分,盛仕嘉正好让你看到我的文章,那么还请继续这种缘分,点个赞关注一下吧!

第176期宋安之独家雍正王朝分析到此为止!

下期再见! 谢谢观看宋安之独家原创,觉得分析的还可以就点个关注呗~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admin本文地址:http://www.gozeniwa.com/articles/199.html发布于 4个月前 ( 03-12 18:47 )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泥洼地,心中的平坦道路,需要我们走过你洼地